Cecilia

【虫铁】Fallen Angel(NC-17)

浪里黑旋风:

PWP肉文点梗第二弹


落地窗H.魔改.短小.粗暴


OOC,中译名九天仙女下凡尘,猛虎跪地求小虫铁铁原谅





————————————————————


 
蜘蛛侠在一幢废弃的高楼里发现了长着翅膀的人。
 
这一日天气极其晴朗,阳光普照,温和无风。白色蛛丝游丝样悬浮在空气里,蜘蛛侠在纽约的上空徘徊了几圈,没有抓到一个罪犯。躺在椅子上眯缝着眼的老太太张开没几颗牙齿的嘴巴,冲一直飞来飞去,刚刚才落在她阳台上休息的年轻人说话:“别忙活啦,今天不是开张干活的日子,所有人都在休息呢。”
 
她说话时牙齿漏着风,咯咯笑得就像只仓鼠,琐碎又绵长的句子从她年迈的河流里淌出来,彼得听不太清,只听出第七日,救世主什么的。礼貌的青年点头,做出完全同意她看法的模样,尽管他并不懂得老太太说的话。她看起来脑子不太好,蜘蛛侠暗暗地想,但今天确实是一个平和的日子,太阳那懒散的光芒晃得人人都不愿动弹。就连向来兢兢业业守护纽约的蜘蛛侠也感到骨头里漫上轻飘飘的小夜曲,面罩上白色的眼框缩小拉长,他想了想自己的酸黄瓜三明治和气泡水,肚子里涌上胃液。或许今天他该早点收工,年轻人和老太太道别,爬离阳台的时候,突然发现面前多了一幢高楼。
 
蜘蛛侠面罩下的嘴巴张大,他发誓他从没有见过这样的一幢楼,简直就是在他一眨眼的功夫从地面里冒出来似的。笔直竖向天空,以蜘蛛侠可怕的目力居然一眼看不到顶,云雾笼着它的半腰,在周围一圈低矮楼层的衬托下,它像是一个站起身子以手触碰天空的巨人。年轻人对此充满了好奇,他得爬上去看看。主意一定,几息间蜘蛛侠就落在那幢高楼暗色的玻璃上,没有大门也没有窗户。空地之中,高楼孤零零地耸立,没任何一个人在意的样子。它把自己封闭住,拒绝任何人的窥视,沉默地守护秘密。
 
蜘蛛侠开始攀爬,手指吸附那光滑镜面一样的墙壁,越爬越高,附近的房屋开始缩小,蜘蛛侠没有在意,他把目光扔在天空上。高空冷冽寒风在拉扯他的身体,足以摧毁任何靠近的飞行器,但彼得紧紧贴在墙壁上,抗拒他的高楼这时候反而保护了他,风撞在玻璃板上裂成碎片。
 
彼得的思维变得迟缓,不久前柔和的美好下午如同梦境,充斥这里的只有寒冷镜面和空旷风声。他已经看不清地面的房屋,在这个高度坠下,就算他是蜘蛛侠也难逃一死。但楼顶之上究竟有什么呢?这个问题占据了他全部心思,以至于当他发现没有更高一层的时候,真的吃了一惊。答案是什么都没有,最高一层仅仅是层玻璃板,云海中的一片孤岛。
 
蜘蛛侠失望极了,他坐在高高的楼顶上,撑着下巴,仰头看藏在天空里的星星,空气凝成河流缓缓流淌,失去风声的咆哮,另一种呼啦哗啦鸟儿扑扇羽翼的声音惊动了他。蜘蛛侠的心跳开始加速,这样的高度不该有飞鸟,他伏下身子,转到高楼的另一面。翅膀扇动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响,银河下心脏扑通扑通,彼得倒挂身子,面罩上白色眼睛不可思议地睁大。
 
透过一扇敞开的窗户,颠倒的世界里,地板上坐一个赤裸的男人,白羽纷纷扬扬落在他身边。男人肩胛骨延伸部位连着三对纯白翅膀,它们是如此巨大,彼得毫不怀疑翅膀完全展开能遮住男人的整个身体,但目前他身子一侧的羽翼无力地垂落,另一侧羽翼扇动在室内造成阵阵旋风,显而易见的是,拥有一半翅膀的他无力飞翔。
 
“我见主坐在高高的宝座上,他的衣裳垂下,遮满圣殿。其上有撒拉弗侍立。各有六个翅膀。用两个翅膀遮脸,两个翅膀遮脚,两个翅膀飞翔。“
 
彼得.帕克面孔发麻,传说中的神话人物,不不不,应该是天…使?黑发男人转头,焦糖眼睛危险地看向他,但彼得注意到他受惊动物一样羽毛直立。
 
蜘蛛侠脑袋发晕,蜘蛛侠口干舌燥。他是说,年轻人抬手捂住胸腔里砰砰乱跳的心脏,圣经里可没有说天使留着精致修剪的小胡子,面孔让人一见倾心,甚至那白色圆滚滚挺翘的屁股都可爱得火辣动人。
 
 最重要的是,斯塔克先生怎么会长着翅膀呢?
 
“你……你在这里做什么?”蜘蛛侠跃进窗户里。斯塔克面孔的天使不太自在地用还能动的翅膀遮住自己的小部分身体,努力保持严肃,但他浅粉色的果实和肚脐眼儿暴露在空气和青年视线里,看起来实在和严肃搭不上边。
 
“应该我问你才对,你是怎么进来的。”他尖刻地反问,彼得知道一旦斯塔克先生受到什么伤害或者不愿和别人解释,就会用这种刻意的语气惹怒别人,然后自己偷偷舔舐伤口。
 
“斯塔克先生,这翅膀……?”彼得开始怀疑那羽翼的真实性,非常有可能,如果对方是托尼.斯塔克的话,他有能力在短时间建起高楼,然后出于兴趣,全身光溜溜地插上几对大翅膀…怎么想也完全不对!彼得脸色发白,羽翼实在过于真实,不是鸟类细软的绒毛纹路,玻璃丝线轻盈又散发月光的浅银色。
 
彼得很少停下的嘴巴被胶水粘住,这远远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他呆呆地站在哪里,眼睛里充满了困惑。这表现取悦了托尼,他紧绷的翅膀不着痕迹地放松,把所有的重量都压在地板上。没什么办法再隐瞒了,托尼叹了口气。
 
“如你所见,我是——”斯塔克停顿了一下,艰难地开口:“一个天使。”
 
彼得脑子里飞快地闪过光着屁股拿着弓箭的小爱神,教堂壁画,带着小翅膀的女郎抛来飞吻,然后换成……噗的一声气音从彼得的鼻子里跑出来。
 
“彼得.帕克,停止你的想象。”斯塔克面无表情,“我被困在人间太久了,久到快忘记自己曾经的身份。”
 
彼得试着保持认真倾听的表情,但接下来斯塔克那少有温和眼光扫过来的时候,他压抑不住的笑脸凝结。
 
“可我终于想起来了”,斯塔克耸耸肩,“我要离开了。”太阳开始西沉,冰冷的暖色阳光把这间空旷的屋子填满,彼得发现斯塔克熟悉面孔开始笼着一层光晕,年轻人终于清晰地认识到有道深深的鸿沟正把他和对面的“神”分开。
 
“其实我早该离开的,可惜因为多帮了一个小男孩耽搁了点时间,穿越海面天空的时候,那场该死的暴风雨折断了我的翅膀,我在海里漂了好久才爬上岸,忘记了好多事……”斯塔克喋喋不休地开始抱怨,他不敢停下,青年那种快要哭出来的表情让他内心变得柔软,像一颗放久了的柠檬。
 
蜘蛛侠什么也没说,他试探着靠近地板上的男人,最后单膝跪地手指抚上托尼的翅膀,雪花在手里跳动:“翅膀不能飞了吗?”
 
年轻人手掌的温度很暖,斯塔克舒服地眯起眼又肃起面孔,他不知道蜘蛛侠已经瞧不清自己的脸:“其实那场暴风雨前,它们就不太灵光了,实在是太多太密,每拯救一个迷途灵魂,我就会多上一片羽毛。”斯塔克放心地任由彼得触碰自己的翅膀:“我大概过于努力,它们快要重到飞不起来,接着果然断掉了。幸好我在期限前想到办法,托尼.斯塔克总有办法。”他看起来得意洋洋,手臂张开如同世界之王:“我建起这座高塔,塔顶通天,连接天堂。”
 
彼得的眼睛低下来,托尼没有发现:“已经离那里很近了,我没想到还能和你告别,凡人应当看不见……”
 
“斯塔克先生,你还会回来吗?”年轻人突然打断他。
 
“当然了,事实上我以后会离你更近,离所有人更近。我会成为光,所有完成任务的天使会在回归天堂后变成一束光。我将无处不在,永远……”
 
“托尼.斯塔克不再存在?”
 
“托尼.斯塔克不再存在。”
 
斯塔克感到难过,他留在人间太久了,以至于像人类一样多愁善感,如果可以,他愿意记住彼得.帕克。他没来的及说几个糟糕笑话,向来尊敬他的听话男孩揪住他翅膀的手突然加大了力气,这弄疼了他。
 
“我不同意。”蜘蛛侠抬起的眼睛里填满了怒火,他一字一字地说:“我不同意。”
 
“你总是这样,为什么呢?我完全弄不清你在想什么,救了太多人结果害的自己翅膀重到飞不起来,被折断还傻乎乎地毫不悔改。现在还想要变成光?哈,没人会记住你,斯塔克先生,没人会记住你。”
 
面罩上出现了两小块深色的痕迹,迅速地晕开来,托尼伸手想擦去男孩的眼泪。但男孩握住他的手腕,太阳移动到彼得的身后,他似乎在发光,而面孔掩在阴影里。托尼感觉心脏被手紧紧握住,奇怪的预感让他皱眉。
 
“我不要你成为祭台上的圣体,流干血液,完美无缺的神像。我要你笑,要你哭,堕落沉迷人世的快乐,变老,拥有数不清的遗憾和残缺。我会扯断你的翅膀,让你变脏,斯塔克先生,我要你成为人。”
 


下篇链接

荷兰弟是个小可爱

孤光残影:

我本来不想在我的主页说这种戾气太重的东西,愿意屏蔽我的随意,但我真的是不能忍了。
我不是给自己找骂我也不站队,我就想骂这个咒别人妈死的傻逼玩意。你死过妈么?问你呢,你死过妈么?艹你的!我妈做大手术的时候我他妈在外面站了11个小时,恨不得把自己的身体换给她!你体会过那种可能会失去母亲的心情么?臭傻逼!你们他妈的自己想烂就烂透了算!别他妈在这瞎BB!
咒人母亲,你就没想过会被别人反过来咒么?你妈怎么生你这么个玩意儿,骂你是狗都他妈侮辱了狗这个物种!你盾铁only,你他妈有脸喜欢铁罐么?铁罐队3那一句“他杀了我妈妈”你们都他妈忘了嘛?!母亲对于一个人来说有多重要你们难道不知道么?!
就你那也叫道歉?!我要是指着你鼻子咒你妈死,然后随便叭叭一声我道歉,你接受?你不抽我俩大耳刮子都对不起你妈生了你!
对,我他妈就是想抽这傻逼俩大耳刮子,不是实名diss么?滚出来啊!
可把你牛逼坏了,艹

你要有本事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就把柠檬水露打印到A4纸上,直播吃了它。

话怎么说出来的就得怎么咽回去。


















































































































































































































































































































































































































































































































































































































































































































































































































































































































































































































































































































































































































































































































































































































































































































































































































































































































































































































































































































































































































































































队长你妮妮掉了:































































































































































































































































































































































































































































































































































































































































































































































































































































































































































































































































































































































































































































































































































































































































































































































































































































































































































































































































































































































































































































































































































































































































































































































































































































































































































































































































































































































































































































































































































































































































































































































































































































































































































































































































































































































































































































































































































































































































































































































































































































































































































































































































之前发的被举报了!劳资再发!有本事建这种产粮太太ooc就死妈群,就别怪人家骂,举报一次劳资重发一次!
































































































































































































































































































































































































































































































































































































































































































































































































































































































































































































































































































































































































































































































































































































































































































































































































































































































































































































































































































































































































































































































































不服tm的来咬我啊!
































































































































































































































































































































































































































































































































































































































































































































































































































































































































































































































































































































































































































































































































































































































































































































































































































































































































































































































































































































































































































































































































柠檬水露=你妈死了
































































































































































































































































































































































































































































































































































































































































































































































































































































































































































































































































































































































































































































































































































































































































































































































































































































































































































































































































































































































































































































































































这么恶毒谁柠檬水露还不一定呢,杂碎













































































































































































































































































































































































































































































































































































































































































































































































































































































































































































































































































































































































        "shit !"又失败了,托尼坐在椅子上,双手捂着脸。

          "Jar, where are you ?Don 't leave me,buddy"

深夜唠嗑,没有名字

Paradox:

今天看完《西虹市首富》,笑完以后我有些难过。当然不是难过这个电影不好,恰恰相反,它很好,很好地戳在我们的笑点和痛点上。


喜剧某种程度上来说,应该是文化人最伟大的产物了。可能因为它对我来说有些困难,不单因为我生性里的悲观主义,而只是因为我仍不够勇敢成熟,做不到真的谈笑风生。


我还清楚记得上戏曲研究的老师课上放过一段谐剧,学艺不精,忘了具体名字,但尤记得是一段反串。老师讲了一段话实在让我印象深刻,她说喜剧的力量来自一种错位造成的违和,通过这种别扭来引发笑料,但现在好多电视电影都好残忍,它们只是简单粗暴地放大人身上的残缺,像残疾、丑陋、老迈、肥胖等等——这种拿他人缺陷作笑料的东西,我绝不承认它是喜剧。


说来巧,这部《西虹市首富》的映前广告中有一部包贝尔的《胖子xxx》(具体名字我忘了),正片不知,左右预告片足够引人反感。


而真正的喜剧人,如卓别林、莎士比亚、周星驰、赵本山包括这部片里的沈腾等等,他们是真的了不起。然后我历数了一下这些年印象深刻的作品,核心内涵除了善恶正义,其深刻都绕不开金钱,这颗满是“铜臭”的“西红柿”更是如此,当然还有前不久让人哭着扶墙出去的药神,也是如此。


有闲多挣钱,这是实现共产主义之前的真谛XD。


 


既然来安利,我想说说我爱的几个地方。


首先它滑稽又直接地说明了为什么有钱人的钱难以花完——有强大的资金支持,垃圾股也能砸成黄金股。


这看起来像个玩笑,其实才是最魔幻现实主义的,真正的马太效应,虽然影片主角王多鱼的增值过程有些戏谑,但对于真正的富豪来说,他们的资产就像一台精密运作的仪器一样会不断自我繁殖,而繁殖的养料——他们不会告诉你是哪来的。


或者他们说了,用一堆生涩古怪的术语,总而言之为了达成弄晕你的目的不择手段。介于看这篇文的宝宝有些可能比较小,我或者得简单粗糙地解释一下几个概念,首先什么是期货?然后你能明白什么是股票,再然后简单知道一下为什么有的人能有钱成那样,以及耳熟能详的金融危机是怎么回事。


什么是期货?举一个糙一点的例子,苹果吧。今年苹果卖的很好,市场上供不应求,所以我们把它描述成市场对苹果的期待很高,然后有人就看到了其中的商机,他们预计明年苹果也会卖的很好,所以投了很多钱给果农要他们多种苹果,等明年卖了苹果给他们一定的收益。


顺利的话明年苹果确实卖的很好,投资人能顺利得到他们的分红,万一不顺利,买苹果的人没有他们预计的多,那么他们的期望就会落空。


所以对于投资人来说,决定他们口袋里的钱往哪砸的不是苹果好不好吃,而是市场上的人(即消费者)对苹果的期待。当然这个期不是期待的期,而是期限的期,但某种程度上可以这样理解。


如果苹果让你没有代入感,那么我们说说可能是和我们最接近的期货吧——我们自己。如果我们把父母的角色简单定位成投资者,儿女作为投资对象,你身受父母哪些投资?衣食住行保证了,你需要健康成长;来点零花钱,你需要一点理财意识和娱乐花费;学习当然必不可缺,如果你出生或者出生前没被诊断为脑瘫或者智障的话,有能力的大部分父母不会在这方面吝啬(这是起初的);再有钱一点的来点才艺加持,甚至有的父母会倾尽全力把孩子栽培成一代巨星....


父母对你的投资越大,越期待你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这点不难理解。但这是不是万无一失的买卖呢?当然不是!如果你早年显露天才的一面,自然会抬高父母对你的期待,这和苹果在市场上卖得好一个道理,而相反,如果你早年顽劣不堪,智商完全不在正常水准之上,父母会花大代价投资你的可能性就会降低。


因为注定或者很大程度要亏本的买卖很少人肯干。


股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一种期货,只不过这个“货”成了一家公司,投资者评估市场对一家公司的期待然后进行投资,获得公司的部分所有权,然后公司得到资金壮大。如果说股票的持有者尚需一定财力和门槛,可称之为股东,那么还有一种融资(融资就是要钱)没有界限的东西叫证券,股票也是证券的一种,但证券范围更广,有钱就能买。


好了,市场是很开放的地方,我们也知道了投资的根据在于判断市场对产品(货)的期望,那么市面上这么多产品公司——该投什么?大公司有专门研究这一块的人,但对于一般小股民来说这是相当难判断的,而在无数经验和媒体的渲染下有了这么一个标准,曾经我们叫作“跟着马云爸爸走有肉吃”的定律。


这其实....可以说是正确的。而我们也终于解释到为什么王多鱼的钱花不完了,就算他有一个白痴CEO和草包投资专家,因为一般人如你我,根本不知道把钱往哪撒,所以干脆扔到最大的钱堆里看能不能刮出更多钱来。


那么问题来了,苹果不能年年卖那么好,每个精心栽培的孩子也不一定都成才,没有绝对不赔本的买卖,也没有绝对不会落空的期望。但同样,不精明的生意人会早早被市场淘汰,投资者会不择手段保证他的“苹果”能够卖得出去。


手段很多,耳熟能详的就是广告,推销,合二为一称为——营销。信息时代营销被简化了,有些广告不太费脑了,有些广告又太费脑了,但决定广告成功与否的不在于产品本身或者广告本身了,而在于流量。


王多鱼靠着他庞大的资金以及浮夸的形象在西虹市闻名遐迩,不管有心还是无意,自他成名起,自他携带了庞大流量起,人们对他的期待达到一个峰值,他的钱就很难花完了。


但广告、流量、营销搓出来的泡沫总有破灭的一天,人们总有一天会发现水里的肥皂就那么一小块,市场里想要苹果的人就那么多,买得起苹果的也就那么多,然后一堆苹果滞销,之前投的钱就水漂了....可以把苹果换成房子或者其他东西,接着金融危机就爆发了。


这叫什么,人民的消费能力满足不了市场竞争所带来的不断增长的生产能力。


 




 


然后是那场滑稽的足球比赛,让我意识到我们对有钱人的宽容其实有些匪夷所思了。一个人有了钱(某种程度上来说可以约等于一个人有了名气,这是可以具化成财富的东西),围观的人就会拿着放大镜去找他的优点,哪怕那个优点搁在其他人身上只是一个最基本的要求。


一个人死拽着自己的底裤不放,不想luo ben,这在文明社会实在太正常了,然而搁在“有钱人”身上就变成了值得全场起立鼓掌的优点,就变成了明明可以不要脸却偏偏要脸,搁在一些演员身上就变成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偏要靠演技的褒奖....没有恶意,但一个演员靠演技吃饭这是必须的啊。也许这种褒奖是善意的,但这种态度的确纵容出一堆“靠脸吃饭”家伙,这是光明正大炫耀想不劳而获的企盼,或者不劳而获太苛刻,但和市场上很多想躺着挣钱的人一样,这种心态恰恰就是用最小成本获取最大利益的投机心理。


一个人投机不可怕,可怕的是一群人在鼓励这种投机,跃跃欲试地想加入这种投机。大量的投机行为会扰乱市场运行,所以有相关法律来约束类似行径,但因为我国这方面还在完善发展,所以类似的约束很不力,大多只能靠市场或者艺人本身的道德来约束。


然后有了娱乐至死的今天。


 




 


人是不是天生就有不劳而获的欲望?是的。


但幸或者不幸,曾经艰苦的自然环境告诉我们这不可能,所以勤勤恳恳了几千年,直到资本市场蓬勃发展,社会秩序被打乱,有些人赢得风光漂亮,其他人赞美这种风光漂亮期待着自己成为下一个。


老实说这不是对错的问题,这是那种你认真思辨能让你哭着下辈子再也不做人的问题,简而言之与长远无益。但正常人不会思考长远,起码不会长远过你的孙子那一辈,除非你是皇帝,想子子孙孙无穷尽也。所以除非人人拥有极高的思想觉悟,认真的认为不劳而获是可耻的,投机倒把是可弃的,否则我们还会宽松很久。或者拥有一个严厉惩戒这种宽松的环境,换而言之健全的制度,这是我们很多人都渴求却无能为力的,至于为何无能为力....因为我们还在温水里面泡着,只是少数青蛙拥有比较敏感的肌肤,率先叫着烫,但大多数蛙觉得很舒服。


 


 


我一直徒劳地愤怒和难过,不只西虹市里百态现实让人难过,还有想太多的其他东西。


我曾经幼稚的以为同人是爱的一片净土,所以一度非常厌恶纯商业的思维渗入同人圈,因为认真的喜欢他们,慢热且长情。我不怕有人靠他们挣钱,但怕的是靠作践他们或者作践粉丝挣钱。


可有时候也理解很多人把这个当成消遣,讨厌娱乐性质的东西被上纲上线。然而怎么说呢,如果你不用力嘶吼的话,爱这种无形无质不可量化的东西是最会被市场忽略。


四月份漫威中国的“惨剧”我其实一直没让它在心里过去,除了心疼主创大老远过来却这样待遇,更多还是粉丝们被按在地上摩擦的心。用的一腔爱换不来别人正确的市场评估,可以看出有些企业运转空手套白狼的定律了,反正中国市场大,这批韭菜割完下批很快就长出来了,被割掉的韭菜哼了两声疼,还有可能被新长出来的韭菜或者旁边菜地里的花菜嘲讽玻璃心。


因为金钱资本无孔不入,会榨干每份爱和愿意,资本市场已经如此,不要以为粉圈、同人或者耽美亚是亚文化,对于淘金而言,是不在乎真爱或者虚情,反正到兜里的都是真金白银。


 




到了这,除了写点东西,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抵御,也许不是抵御吧,或者只是呻吟——因为玻璃心。


但突然想起很小时候看的《简爱》——“你以为我贫穷、相貌平平就没有感情吗?我向你发誓,如果上帝赋予我财富和美貌,我会让你无法离开我,就像我现在无法离开你一样。虽然上帝没有这么做,可我们在精神上依然是平等的。”


那时候不知道这句话有多大的力量,只是现在还念念不忘。